Karl Lagerfeld去世,香奈儿会怎样?

Karl Lagerfeld去世,香奈儿会怎样?
2019年02月20日 08:35 新浪时尚

  导语:Karl Lagerfeld去世后数分钟,维基百科更新了他的生卒年月,1933年9月10日至2019年2月19日。(来源:卢曦采访手记)

  又过了几个小时,香奈儿公司宣布了继任的创意总监。

  Virginie Viard,她是Karl三十多年的同事,在过去一年和Karl携手谢幕,代班Karl谢幕之后,外界已经心里有数了。

  很多时尚绝缘体也对“老佛爷”略有所知,更不要提广大时尚从业者、爱好者了,他就是神,配得上最高的赞美。他为香奈儿工作的36年,和品牌一起站在世界之巅。

  Karl生前有争议,他口无遮拦,得罪人,他的作品也经受过批评。

  令我们感慨的是他的意志力。他为了穿进Hedi Slimane设计的小码衣服疯狂减肥,几十年如一日干几个人的活。

  人们喜欢回顾1983年他接手香奈儿的时刻。那时香奈儿女士已经去世12年,品牌在新主人犹太商人Wertheimer兄弟手里暮气沉沉。

  Karl说那时品牌是个“睡美人”,他坚定地从Chloé跑去唤醒美人,然后就真的一直工作到生命的终点。

  时装设计师情绪不稳定,Alexander McQueen自杀,Yves Saint Laurent在酒精和药物中放逐,John Galliano侮辱犹太人沦为边缘人……年轻一代设计师年年在不同品牌之间流浪。

  唯有Karl,走完36年漫长孤独的旅程,稳定、高效、律己,无人能及。如果说时装圈的年轻人需要一个楷模,Karl当之无愧。

  很难简单评价这36年来Karl在香奈儿的设计。和很多其他品牌一样,香奈儿有很多经典作品,长盛不衰。

  2.55手袋,小外套,经典元素粗花呢、菱格纹、山茶花,更有工薪女孩也要拼命买一瓶的香奈儿5号香水。

  每一季的新设计,香奈儿都要保留经典的成分,同时以一个新主题加以演绎。高级定制系列会运用更多复杂高难的手工艺,而度假系列往往在色彩材质上加以创新。

  以2018年底发布的高级手工坊系列为例,以埃及为主题,大量运用金色,将埃及的配饰、涂鸦、白色长袍都融入设计之中。

  最近几年香奈儿对科技发生兴趣,秀场佩戴航空头盔,作品中常常引入PVC材质,有人喜欢,有人说感觉廉价。

  这一季又一季的作品,相信是Karl和团队共同创作出来的。他们在经典和创新之间找平衡,兼顾美感与销路。

  然而,令人意外的是,如今满天飞的Karl悼念文章里,人们爱谈的竟然是香奈儿的——秀场。

  Karl曾为香奈儿在巴黎大皇宫搭出直达穹顶的旋梯,也曾在秀场中央架起一座香奈儿外套的巨型模型,游乐场和旋转木马更是不在话下,他更曾经将秀场变成海滩,在秀场上“发射火箭”。

  一季又一季,Karl揭幕惊世骇俗的秀场,每当人们说Karl有创意,都会偏离主题,似乎忘了Karl奋斗终身的事业——是“时装”设计啊。

  事实上,在Karl生命的最后几年,业界已经开始议论香奈儿的作品,时装缺乏令人惊艳的作品,手袋方面仍然依赖经典款,新推的手袋没有成为爆款。

  不过在老对手Dior一骑绝尘走潮牌路线后,香奈儿仅仅和年轻的星二代有些来往,保持了老牌蓝血时装屋的体面。

  Karl既扮演了创意总监的角色,也是香奈儿的一个符号,用一个流行的概念,他是价值连城的IP,连他的猫Choupette形象也价值不菲。

  人们只要看到他戴着墨镜,扎着马尾的侧影,就会立刻想起香奈儿的各种故事。

  这漫长的36年里,香奈儿一刻也没有停止讲创始人的故事,而Karl,扮演的是现代香奈儿的旗帜。

  LVMH集团老板阿诺偶尔也会去秀场坐坐。香奈儿的主人,那对竭力低调的Wertheimer兄弟从不抛头露面。

  只有Karl兢兢业业地谢幕,接受采访,和圈内人斗嘴皮子。他摄影、办展,和各路粉丝合影。

  时尚博主@CHRISON作势写道:“他是个在秀场上要美美地亮相、和所有明星嘉宾合完一圈影,还要寒暄一阵子才会罢休的元气老人。”

  公司不论大小,高管里有人负责做事,有人要负责社交,香奈儿的团队里,社交的责任常年在Karl肩上。

  我们非常尊敬Karl,不过我们也认为,他的去世,对香奈儿的影响微乎其微。

  首先,在设计上,一位多年时尚买手朋友说,创意总监超过了80岁,哪家公司不会考虑接班的问题呢?

  他也许是灵魂,但他更需要团队。Karl的继任者Virginie Viard,是他长达30年的工作伙伴,世界上可能没有风险更低的人选了。公司想必早有准备。

  而作为一个精神领袖,Karl去世后也可以像香奈儿女士一样继续影响后人,也许香奈儿也会漫长地纪念他,讲他的故事。

  我们更关注的是——一个时装品牌,创意总监很重要,CEO的角色同样重要。Karl始终万众瞩目,很少有人注意香奈儿的CEO。

  Karl在香奈儿36年,其中有长达9年的时间是和一位女性CEO搭档,她叫MaureenChiquet。

  她2007年出任CEO,一开始业绩不错。经历了2015年香奈儿全球调价,拉平零售价的惊涛骇浪,2016年因为“战略分歧”离职。

  没有上市的香奈儿后来因为某些规则在荷兰披露了数据,2015年曾遭遇两成的业绩下滑。

  此后香奈儿一直由老板兄弟中的哥哥Alain Wertheimer亲自担任CEO,与香奈儿精品部总裁Bruno Pavlovsky配合。

  他们迅速扭转了业绩,2017年,香奈儿获得了11%的高增长,销售额高达96亿美元,可能是全球第一大奢侈品牌。

  创意总监的离去不会对香奈儿有巨大的冲击,因为有成熟的继任者。而这家公司的接班是一个更具挑战的问题。

  掌舵已经四十多年的Wertheimer兄弟,还没有明确接班人。这也让外界猜测,Wertheimer家下一代,可能并不再想操持家族生意了。

  接班人是需要培养的,比如LVMH,阿诺的一双儿女Antoine Arnault 和 Delphine Arnault 已经在集团工作多年,早已加入董事会。

  而神秘的Wertheimer家族,除了已年近七旬的Alain和Gérard兄弟二人,几乎找不到任何关于他们后人参与香奈儿公司的新闻。

  2018年春天,巴黎有传言说香奈儿和LVMH集团接触,有出售的可能,LVMH否认。后来香奈儿主动公布华丽业绩,被认为是对传言的回应。

  只是,业绩表现出色,仍然存在多种选择。专栏作家Dana Thomas当时通过邮件回复我们说,她觉得香奈儿被卖是有可能的。

  Karl的离去不可避免地被视为一个时代的终结,至今奋斗在一线的奢侈品集团第一代老板们,放手的压力,又添了几分。

  香奈儿在漫长的岁月里稳坐世界之巅,Karl 的36年是不可复制的神话,他的一生有了安详的谢幕。

  而这家公司,和任何一家平凡公司一样,在市场规律和经济波动之下,披荆斩棘,继续前行,这故事没有结尾。

秀场库